Replica Watches, Bell & Ross Watches, Rolex Milgauss, Rolex Daytona, Rolex Gmt, Rolex Submariner, U-Boat Watches     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站长
>首页 -> 公司相关 -> 税收筹划

TOP

2000万咨询费:为什么频繁寻求咨询服务? new
[ 录入者:sage | 时间:2017-03-29 11:19:09 | 作者: | 来源: | 浏览:80次 ]
2000万咨询费:为什么频繁寻求咨询服务?

? 在核查成本时,检查人员发现企业存在大额咨询费用支出。一家工程监理企业缘何频繁寻求咨询服务?两千多万元咨询费用究竟付给了谁?检查人员通过实施外围调查,使真相浮出水面。


近日,北京市地税局第二稽查局对S工程建设监理公司实施检查,通过分析企业成本数据、外调开票企业和银行往来信息,查实S公司虚构咨询业务,使用假咨询费发票虚列成本2000余万元。北京市地税局第二稽查局根据该企业偷逃税款的事实,依法对其作出补缴税费、滞纳金及罚款合计3273.13万元的处理决定。

1 利润异常

初查企业账目无收获


工程施工监理是对施工阶段的工程项目进行的监控管理活动,其目的在于保证施工安全和质量,确保投资和工期等满足业主要求。工程施工监理企业通常按照所监理工程的种类、规模不同,按工程款一定比例收取监理费,行业平均利润率通常可达到10%以上。

S工程建设监理公司成立于20世纪90年代,作为北京市较早开展施工监理业务的企业在业内小有名气,年营业额为6000万元左右。北京市地税局第二稽查局检查人员按计划对该公司实施税收检查时,该公司财务人员向检查人员表示:该企业的组织形式为总分公司,总公司和下属分公司都对外开展业务,但财务上统一管理,由总公司进行核算,取得的监理收入不仅总公司全额纳税,总公司支付给分公司的监理费,分公司也都开具发票并缴纳税款。

企业人员的话让检查人员有些费解,如果真如企业会计所言,该公司取得的监理费收入则存在重复纳税问题,这不符合此类企业经营常规,对于一个核算制度较健全的企业来说,也是比较低级的失误。

检查人员随后在分析该企业所得税申报信息时发现,该企业每年申报企业所得税应纳税所得额为50万元左右,利润率不足1%,明显低于监理行业平均10%的利润率。针对企业的异常情况,检查人员决定先期调阅企业账目,审核S公司收入和成本核算是否规范,从中寻找该企业低利润原因。

但查阅该公司的账簿、凭证等经营资料后,检查人员既没有发现企业人员所称的总公司支付分公司监理费支出,也没有发现分公司开具的入账发票。从企业账面上看,该公司账目核算清晰,凭证制作规范,收入的取得与成本费用的列支都有转账凭据与对应的发票,没有异常。


2 成本核查

发现大额咨询费


账目初查无果,检查人员决定从调查了解企业运营流程入手寻找线索。检查人员深入多个企业监理工程现场,与工程发包方、S公司管理人员、财务人员和技术人员等进行询问交谈,掌握了施工监理工程取得、合同签订、人员配备,以及工程监管等施工监理企业的全部经营流程。


通过对企业经营情况的全面了解,检查人员充分掌握了企业监理业务承揽情况和运营特点,随即,检查人员调取了企业合同台账,分析委托单位类型和收入来源,并与企业产值统计表、申报信息等进行比对。经过分析,检查人员认为,该企业的收入核算没有明显问题。


于是检查人员将核查重点聚焦在企业成本费用列支方面。通过对主营成本、管理费用进行分类统计,结合企业具体业务实施分析,检查人员发现,S公司人工费、交通费、办公费等均无异常,但企业咨询费用巨大,检查年度咨询费用额达到了2000余万元。



一家工程施工监理企业,为何会产生如此大笔数额的咨询费用?

检查人员遂对该企业咨询费用相关账目和凭证实施核查,竟然发现该企业咨询费用支出所涉大量发票为假票。


3 外围调查

锁定虚增成本证据


检查人员随即约谈了企业财务人员,但S公司财务人员表示对入账发票为假票并不知情,并坚称企业对外咨询业务真实存在,款项已经对外支付,并提供了该公司与咨询公司双方签订的合同、银行支付凭证、提现人签字等资料。

在此情况下,单一核查S公司信息已收效甚微,检查人员决定针对S公司疑点咨询业务的相关企业,以及业务费用收支情况实施外围调查。相关咨询企业,以及S公司账目发票开具信息的追踪调查结果显示,相关被查单位与S公司从未有过咨询业务往来,也从未收到过S公司汇款。


检查人员对S公司银行资金收支实施外调时,发现了一个该公司未备案的隐秘账户,与大额咨询费用支出对应的大部分资金均通过企业银行对公账户,转账流入这个隐秘账户,并分批被该公司的财务人员崔某、孙某利用一个叫作“报账通”的设备刷卡提现。

至此,检查人员通过外调查实,S公司所称接受外部咨询服务、通过银行账户支付咨询费用等均为虚假信息。该公司通过虚构咨询业务,购买开票公司假发票,共虚列成本2000余万元。面对检查人员提供的翔实证据,该企业最终承认了虚增成本,偷逃企业所得税的违法事实。北京市地税局第二稽查局依法追征税款,并对其进行了处罚。

[上一篇]小规模纳税人自开增值税专票 享受.. [下一篇]解读新规对增值税业务的会计处理 ..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广告位